吴敬中在飞机上跟余则成摊牌,他只用六个字,就把余则成身份拆穿:我已经两次救你性命文强与山西首富争金喜善,因为殷桃和刘汉大打出手,他到底有多狂

   2023-10-01 09:39:35 50
核心提示:在逃出天津的飞机上,吴敬中慈爱地看着余则成:“生我气呢?你放心,我在广州再给你置个家,还有生意。这仗也就再打个一年半载了,以后靠生意。”余则成回答:“您只要信任我,我就跟着您。”吴敬中这才揭开谜底:“总部本来让你留下执行潜伏计划的,我给否了,那个计划没前途。”余则成还在试探:“我喜欢潜伏,刺激。”吴

在逃出天津的飞机上,吴敬中慈爱地看着余则成:“生我气呢?你放心,我在广州再给你置个家,还有生意。这仗也就再打个一年半载了,以后靠生意。”

余则成回答:“您只要信任我,我就跟着您。”

吴敬中这才揭开谜底:“总部本来让你留下执行潜伏计划的,我给否了,那个计划没前途。”

余则成还在试探:“我喜欢潜伏,刺激。”

吴敬中下了结论:“你心重,手不狠,不适合潜伏!”

看起来像是老师与学生,少将站长与中校副站长之间推心置腹的交谈,实际确实暗藏玄机:吴敬中的话里虽然没有杀气,但是试探和警示的意味十足,余则成在表忠心的同时,也在揣测吴老师知道自己多少底细。

吴三言余两语之后,大家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,再多说就落了下乘,于是余则成微笑着点头,一切尽在不言中——用这种方式摊牌并达成共识,保全了师生情谊,也定下了日后“合作”的基调。

我们细看相关史料就会发现,那个“潜伏计划”确实如吴敬中所说,一点前途都没有:吴敬中坐上飞机逃出天津(咱不管在真实历史中吴敬中的飞机是不是抢来的,反正他是逃出去了)后,他的继任者、保密局天津站最后一任站长李俊才奉毛人凤之命,带着四个配备了武器和电台的小组潜伏下来,天津刚解放没过三天,他就交出全部装备和潜伏名单投成了。

保密局天津站最后一任站长李俊才直到1966年4月16日才特赦,然后去农场当了老师。如果李俊才是李涯历史原型的话,还真实现了他“让孩子过上好日子”的夙愿。

吴敬(景)中和李俊才都是真实的历史人物,吴敬中和余则成的关系,也恰好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个历史缩影——他们不但是保密局天津站的缩影,也是整个保密局的缩影,直到今天,我们还能从吴敬中和余则成身上,看到我们熟悉的影子。

既然潜伏中的主要角色在历史上都确有其人,或者有历史原型,我们就可以站在历史与现实的角度,来分析一下余则成与吴敬中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了:吴敬中是什么时候发现余则成就是潜伏者峨眉峰的?他发现余则成的身份后,为何只警告不揭穿,还留在身边委以重任?

我们细看《潜伏》就会发现,余则成已经完全暴露了:他被三个黑衣大汉从家中带走的时候,连手枪都被收缴,鸡窝里的金条玉镯和重要情报,当然也没来得及转移,而吴敬中却很“贴心”地派人帮他“收拾”了。

吴敬中明确告诉余则成:我知道你这几年置办的“家当”都在这儿——这个家当是一定要加重语气用引号的,那些替余则成“搬家”的小特务,不管鸡窝里有没有宝贝都要掏一掏,没有金银珠宝,抓只鸡摸两个蛋,那还是必须的。

事实证明,余则成家里没有任何东西“失窃”,已经隐藏身份的翠平顺利拿到了所有的“宝贝”,余则成在机场学鸡叫,“并没有引起吴敬中的注意”。

吴敬中没主意,也是要加引号的:吴敬中毕业于莫斯科中山大学,还在临澧特训班当过教官、在中苏情报所当过总务科长,他的特工技能,在军统(保密局)也算超一流,要是没注意到余则成的反常举动,那是不可能的——“蠢得挂相”的翠平跟余则成虽然有默契,但是她能领会的奥妙,吴敬中也绝不可能毫无察觉。

余则成留在家里的秘密一直没有暴露,这说明吴敬中早就知道余则成的身份,在安排心腹替余则成搬家的时候,已经作了交待:不许乱动乱看乱说!

我们甚至有理由怀疑,吴敬中根本就没派任何人去余则成家里,因为他知道,还有另外一批人代劳,那些东西丢不了。

响鼓不用重捶,吴敬中和余则成都是精英级专业特工,很多事情一点就透,吴敬中在飞机上跟余则成摊牌,只用“心重手不狠”六个字,就把余则成的身份拆穿了:地主王占金你不杀,汉奸侄女穆晚秋你也不杀,这两次不杀,已经给你带来了杀身之祸,要不是我罩着,你早就被李涯拿下了!

作为一名潜伏特工,余则成不杀王占金和穆晚秋,已经犯了原则性错误和组织纪律:王占金这个“狠地主”认出了翠平是当过游击队长的“陈家大丫头(很多地方丫头就是女儿的意思,不是丫鬟)”,穆晚秋这个汉奸侄女秘密调查翠平和余则成,并在掌握确凿证据后进行“感情敲诈”,都直接威胁到了余则成这一整条潜伏线,组织上已经决定在医院除掉穆晚秋,但是余则成行使“负责人”的权力把穆晚秋送到了延安。

余则成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,一向呵护他的吴敬中很生气,但还是不得不替他善后:王占金落到李涯手里,吴敬中命令李涯将其交给余则成处理;穆晚秋的声音出现在延安广播电台中,还特别强调“作者晚秋、朗诵晚秋”,吴敬中只能假装听不见,还用陈布雷之死分散了李涯的注意力。

官场是战场,战场也是官场,谍报战线基本就是官场中的战场,“老手”吴敬中和“菜鸟”余则成在这个特殊的战场上,表现得都极为老道:余则成知道吴敬中知道自己的身份,吴敬中也知道余则成知道吴敬中知道谁是峨眉峰,这不是绕口令,而是双方看破不说破的默契。

吴敬中说余则成心重手不狠,表示自己已经两次救了余则成性命,生怕余则成不懂,吴敬中又补上了一句:你“不适合潜伏”!

这话就说得很明白了:你化名劳文池、代号为“蟹”打入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,那是戴老板和周佛海李士群早有默契,你代号“峨眉峰”潜入保密局天津站,我跟我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们也有默契。在我面前,你是不适合潜伏的,因为你那些技能都是我教的——都是千年的狐狸,你跟我讲什么聊斋?

吴敬中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可不仅仅有蒋建丰、郑介民、余乐醒、程一鸣,在延安那边,有些同学的地位更高,甚至在淮海战场上指挥解放大军生擒杜聿明黄维的高级将领中,也有吴敬中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。

看完莫斯科中山大学著名同学名单,读者诸君就能理解吴敬中为什么要把余则成带在身边“做生意”了——吴敬中做的“生意”,可不仅限于倒卖物资,很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东西,都可能成为“商品”。

吴敬中的精明,在于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吴敬中在飞机上揭穿余则成身份有两层意思:其一,在获取情报方面,你做事要谨慎一点;其二,做起生意来,你可以跟“那边”常来常往,不要藏着掖着有太多顾虑。

要不怎么说吴敬中是保密局天津站第一聪明人呢,他把余则成留在身边,跟最大的市场沟通起来会方便很多,而且余则成志不在钱,所以不管赚多少,吴敬中都会拿大头儿。

看到这里,读者诸君可能早已明白了吴敬中的“良苦用心”,留给大家的问题,也就只剩下两个了:吴敬中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发现余则成就是吴敬中的?除了把余则成留在身边做生意,吴敬中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处理这座峨眉峰?

 
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标签: sdf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8:30-5:30

选择下列客服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微信
客服

微信客服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