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士常青谈城市更新:避免再出现“不该拆的拆了,不该建的建了”

   2023-10-03 01:57:03 290
核心提示:原标题:院士常青谈城市更新:避免再出现“不该拆的拆了,不该建的建了”“城市更新对历史环境而言,就是以留改拆拼的再生设计,作为推动所在城市区域活化复兴的建筑触媒和文化驱动力。”在9月26日世界设计之都大会开幕式上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上海市建筑学会理事长常青带来精彩发言,阐述他对城市更新中的城市历史环境的理

原标题:院士常青谈城市更新:避免再出现“不该拆的拆了,不该建的建了”

“城市更新对历史环境而言,就是以留改拆拼的再生设计,作为推动所在城市区域活化复兴的建筑触媒和文化驱动力。”在9月26日世界设计之都大会开幕式上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上海市建筑学会理事长常青带来精彩发言,阐述他对城市更新中的城市历史环境的理解。

常青在世界设计之都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。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洁 摄

常青介绍,现代意义上的城市更新始于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发生以后,以巴黎为例,今天我们看到的欧洲城市大多数都是经过了19世纪的改造和更新,包括中世纪以来的多数古旧街道、街巷、建筑,都被新古典的城市肌理和建筑所取代了。

相比较而言,中国的城市更新更为复杂。中国的城市化起步相较西方要晚100年左右,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,中国才有了“摧枯拉朽式”的旧城改造浪潮。虽然仍存有北方的平遥古城、江南的苏州古城这些保留相对完整的地区,但是大多数的城市,特别是中西部的城市,经过初步、初级的城市化之后面临着一个问题——如何进行二次的城市更新,也就是怎么样才能符合经济社会和人居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需求,怎么样进行以保护为主导的更新,常青表示,“现在可以说是举步维艰”。

在满足以上需求的基础上,常青提出有三种城市更新的结构方式。一种是以隔离带的形式把新建筑和老建筑隔离开来的并置关系,这种方式如今依然在用,比如巴黎拉德桑斯大门之外的新城区和里面的老城区。

第二种是将新旧建筑穿插互补、交融一体,比如上海外滩地区建筑群就是新旧交融在一起,对着黄浦江的那边是历史的界面,往后逐渐能看到不同时期的建筑,特别是在八十年代以来的一些新建筑,体现了城市更新的新旧交融。

第三种则是同心圆的结构,许多中国的古城是以多环的形式围绕着中心的古城发展的,以北京最为典型,它的核心是故宫,其他建筑以之为中心向外辐射出去。

整饬前后的海南省海口市海口骑楼老街中山路。 图源网络

城市更新的理念与策略需要顺应不同城市的城市化发展阶段,常青以外滩9号、海口骑楼老街、方浜路以及正在施工中的奉贤龙门阁的多项工程为样本,为观众介绍如何因地制宜进行二次城市更新。

常青表示,二次更新一定要以仰视历史的目光,敬畏历史的态度来进行“留、改、拆、拼”,这样才能保留一个城市的历史底蕴与文化多样性,避免再出现“不该拆的拆了,不该建的建了”的情况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 
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标签: sdf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8:30-5:30

选择下列客服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微信
客服

微信客服
顶部